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散文故事

母亲救子学唱春天里续公开捐款数据接受监督2020年

2020-02-20 22:37:28

母亲改嫁父亲重病 11岁女孩白天干农活晚上做饭(图)

残缺的家遭遇重创

走进姐弟俩位于罗蓬村的家,不足10平米的黑暗空间里,唯一的光明是垂在半空的老式灯泡,电线已经脱落,灯泡的高度正好位于成年人的腰间。在黑暗的最深处,是一张破旧的床,除了亲戚送来的电视机外,这是家里唯一比较完整的家具。床上散落着药盒和婴儿护理垫,一根导管顺着床沿向下垂落,另一头系在吕权文的身上。

消瘦的吕权文躺在床上,黑暗隐去了他的脸,只留下如枯枝一般的手臂。就在短短的一个多月前,吕权文还是一名工地泥水工,在三亚市区打着零工,回到家和儿女簇在一起,听孩子说着学校里的故事,虽然还是那间沉闷的小房间,一家人却是那么健康和快乐。

一个多月前,吕权文突然觉得身体发酸,愈发没有力气。 身体突然不舒服,之后站不起来,检查发现是肾破裂出血。 吕权文说,在此之前,他出过一次车祸,不知是否与后来的病情有关。由于无法承担医药费,吕权文离开了医院,回到家中。 现在很难站起来,稍微站一会腰就很疼。 吕权文说道。

房间里破旧杂乱,床边的空地上,随意摆着一张草席,这是吕子霞和9岁的弟弟吕子帆的床。发黄的被褥之后,看不出女主人的存在。 她(孩子他妈)5、6年前改嫁了,生病之后,除了我大哥,我的妹妹也会过来帮忙做饭,如果妹妹不在,是我的孩子照顾我。 吕权文说。

流着眼泪摘辣椒

笑着回家给父亲做饭

中午放学之后,读五年级的吕子霞回到家里,拿起一条湿毛巾熟练地为父亲擦身。走出屋子,吕子霞来到另一端的公共厨房里,收拾着碗筷,旋即蹲在灶台前,架好生火用的柴禾。这些事情,是吕子霞每天的工作,不到1.4米的吕子霞,在父亲重病之后,成了家里最高的顶梁柱。

5月的罗蓬村,地里的辣椒开始收获,成片的辣椒需要采摘,农户们通常会雇人。在忙碌的辣椒地里,总会有两个小小的身影。成年人的一天工钱是100元,吕子霞和弟弟的采摘量不及成人,出于照顾,村民仍然给每人70元。 有时候眼睛痒了,小孩子不注意,用手一摸,眼泪一下子下来了。主动帮家里挣钱,眯着眼睛流眼泪,手却不停。 有村民告诉

舒筋活络的食物有哪些

轻微脑梗塞能治好吗

希爱力能常吃么

腿上经络不通怎么办

痛经快速的止疼办法

益母颗粒需要经常吃么
痛经怎么调理的食谱
子宫内膜炎的症状是
女性盆腔炎的治疗
月经后期血块发黑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