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百科 >> 正文

北京“家庭式”养老:智残子女和父母可共同入住

2017-05-15 23:01:12

北京“家庭式”养老:智残子女和父母可共同入住

  老人卧房

  在我们的身旁有这样1种特殊家庭,父母已迈入老年,子女却由于心智障碍没法独立生活,本该安享晚年的父母却还要给子女穿衣、喂饭……随着这些父母的年纪愈来愈大,他们最担心的就是当自己动不了的时候,谁来照顾他们的残疾孩子?虽然本市大部份养老机构也可接收16至60岁的残疾人,但由于缺少专业的特教陪护,这些家长其实不愿意将孩子送进去。

  记者近日独家探营发现,朝阳区1家养老机构将启动“家庭式”养老模式,智残子女和父母可以共同入住、分开照护,实现特殊家庭在1个养老院内的集中照料,预计今年9月份将正式启用。

  迷茫

  哪天动不了了,孩子怎样办?

  6710岁的老人,本该过起悠闲自得的日子,每天晒晒太阳遛蹓弯儿,周末儿孙欢聚1堂……但抚养残疾子女的“两老1残”家庭的老人却没法享受这样的晚年生活。今年76岁的李老太太和老伴儿,他们每天的日子过得像打仗1样,由于家里有两个智力残疾的儿子需要照顾,大儿子46岁,1级心智残疾;小儿子39岁,3级心智残疾。

  凌晨6时刚过,两位老人就开始忙活,1位整理屋子准备早餐,1位去叫两个儿子起床。2儿子的自理能力稍好,能够自己穿衣洗漱,大儿子的自理能力较差,穿衣服分不出反正,大小便需要他人提示,吃饭不能自己喂到嘴里……因此,李老太太不但要叫大儿子起床,还要为他穿好衣服,帮他刷牙洗脸。把儿子扶到餐桌前坐好以后,老伴儿端上早餐,虽然儿子会使用勺子吃饭,但总是拿不稳,两位老人这边要催促小儿子认真吃饭,那边要帮助大儿子把粥送进嘴里,自己的早餐则囫囵着赶快吃完。1整天的时间,他们要安顿好两个儿子的生活起居、吃饭吃药,还得尽可能不让自己生病,日子就只能这么咬着牙1每天过。

  今年68岁的谢女士也是如此。39岁的女儿身患1级心智残疾,310几年如1日,谢女士每天要定时喂女儿吃饭吃药,陪她聊天解闷,帮她洗澡,哄她入眠,但是,随着年龄愈来愈大,她觉得自己愈来愈力不从心,最怕的就是生病。多年的操劳让谢女士落下了胃病,但她能撑就撑,撑不住了就跑到医院开些药,如果不能不做手术了,就把女儿送到父亲那里,叫个朋友来帮她签字入院手术。去年,谢女士曾做了1个胃部手术,当她被推出手术室后,没人陪伴的她只能独自1个人躺在手术床上,等着麻药劲儿过去,再由护士帮忙送进病房,整整两周的时间,都是自己照顾自己。

  李老太太、谢女士和千千万万“两老1残”家庭的父母1样,最担心的就是自己的年纪愈来愈大,万1有1天生活没法自理或突然离世,留下的残疾孩子怎样办?谁来照顾?谢女士曾把希望寄托在1些养老院里,但访问了几家都不理想,主要就是养老院里可以看护老人,但没有专业的特教人员对孩子进行照护。

北京“家庭式”养老:智残子女和父母可共同入住

  特护教室

  探营

  父母和残疾子女,“1碗汤”的距离

  对特殊家庭的父母来讲,他们认为最好的晚年是自己能和孩子住在同1个地方,但又有相对独立的空间,有护理人员照料自己,有专业特教老师照护孩子。在朝阳区彩虹村落养老院,这类“家庭式”养老模式将于今年9月正式启动。

  彩虹村落养老院位于朝阳区金盏乡,2013年10月启用,目前2期工程正在建设当中,这里将成为接纳失独、鳏寡等特殊家庭老人的专区,“两老1残”家庭的老人也会在这个区域居住。现在,两栋灰色的崭新建筑已拔地而起,总共有160多个房间,800多张床位,内部装修也基本完成,行将进行后期的适老化改造等软装修。

  记者走进其中1栋楼,宽阔的大堂已初具范围,左手边是分诊台,左前方是阳光房,走廊全部设置了无障碍扶手、家具的边角都是圆角设计、卫生间特地做成推拉门避免撞伤……“老人和残疾孩子都住在这里?”彩虹村落养老院院长张雅涵摇摇头,“孩子和老人们分开住,从这儿走到那儿,1碗汤都不会凉,也就是常说的‘1碗汤’的距离。”

  张雅涵带记者朝着两栋灰楼的北向走去,穿过湖边走廊,大约走了300多米,来到了1片平房区,“这里就是孩子们住的地方。”记者看到,连成1排的平房被分隔为10个小院,有40个左右的床位,每一个小院都像1个小家,有卧室、卫生间和客厅,每一个院门口都种有花花草草。“由于都是有心智障碍的孩子,他们可能会多动,或控制不了自己的行动,所以安排在平房区相对照较安全。”

  “为何未将老人和子女安排在1起居住?”养老院的合作方北京爱传承为老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工作人员郭佳告知记者,从今年年初开始,她和同事前后访问了20余家智障托养中心,接触了上百位家长,调研结果显示,如果入住养老机构,家长们更愿意和孩子分开居住,“这些老人为了照顾孩子辛苦了大半辈子,特别希望自己能有个喘息的晚年。”郭佳说,虽然老人愿意分开居住,但仍然希望孩子能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得到专业照顾,所以把两个区域安排得相对独立。

  另外,郭佳他们在调研中还发现很多“两老1残”家庭都是相互帮扶、彼此照顾,因此根据这类需求在老人居住的楼里特别设置了几个两室1厅,可以供这样的家庭居住。而且孩子们的区域相对封闭,不会打扰养老院其他老人,如果孩子走到公共场所,会有陪护人员跟随。

  入住

  “代理儿女”可为老人提供担保

  由于这些特殊家庭老人的子女没有民事行动能力,因此老人们会面临入住养老机构及就诊手术时没有担保人签字等现实困难。北京英硕扶老公基金会秘书长赵越凡表示,市民政局已于2015年指定基金会成为特殊家庭老年人的“代理儿女”,为包括“两老1残”家庭在内的老人提供入住养老机构的担保服务、代为办理住院登记、手术签字等相干事项,为老年人提供健康管理、心理咨询、情感关怀服务等。

  而对残疾子女的照护,养老院将聘请专业机构的特教老师。每一个小院居住3至4个残疾子女,最少配备1名特教老师,照顾起居,带着他们参与手工、种植等社会实践。而养老院的多功能厅等场所也能够成为残疾子女和家长的集体活动空间。

  期望

  政府能出台入住补贴政策

  据残联相干部门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年底,北京市共有持证心智残疾人9.9万人,其中30岁以上的就有8.7万人,也就是说,他们当中有大部份人的父母已迈入老年。由于终年要照顾子女、看病就诊,绝大多数“两老1残”家庭都处于经济压力较大的困难当中。1位养老专家告知记者,虽然政府在不断出台例如“代理儿女”等有益于特殊家庭老人的政策,但面对养老机构不菲的养老费用,常常老人们爱莫能助,仍然会望而生畏,因此希望政府部门能对这些群体出台1些养老补贴政策,减缓这些困难老年群体的养老困难。

  本报记者 叶晓彦 文并摄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