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环保节能 >> 新能源 >> 正文

专访曹可凡小鲜肉老戏骨都是虚无概念

2019-03-26 13:53:16

文| 广电独家 何佳子;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作者 3月11日下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第三次会议经投

文|“广电独家” 何佳子;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作者

3月11日下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第三次会议经投票表决,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会议间隙,上海团代表、上海广播电视台首席主持人曹可凡接受了“广电独家”的专访,谈他眼中的新时代文化建设

十九大报告中指出,要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作为主流媒体从业者,曹可凡表示,新时代提出的一个最高要求,就是要利用好大众传播平台,反映当下人民群众的生活,反映五年里国家、社会所取得的成就以及这些年来人们的精神风貌变化。

“所以,我们不能靠自己的想象和主观臆测来制作节目,而应该沉浸到生活中去,去寻找社会热点,寻找那些与自己心弦相振动、相共鸣的点。摒弃浮躁心态,创作优秀作品,呼应新时代,这就对媒体从业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他补充道。

谈电视剧市场:“伪现实题材”滥竽充数

作为资深媒体从业者,曹可凡观察到,过去五年,主流电视媒体的内容得到了极大的丰富和补充,但细究起来,能以现实主义手法呼应时代的作品,无论是总量还是精品数量,依然有限。尤其是迈进新时代以后,描绘新风貌、新气象、新作为的电视剧/节目还不够多。

他表示,“尽管从数据上来看,近年国产现实题材剧在电视荧屏上有所回暖。但回溯近两年在省级卫视频黄金档播出的电视剧清单,我们不难发现,现实题材看似数量占优,同时也不乏滥竽充数,缺乏审美艺术价值,缺乏现实主义关怀的‘伪现实题材’。”

部分行业剧缺乏对行业的基本了解,部分情感剧无病呻吟、人物脸谱化,部分都市剧中奋斗过程被简单架空或片面描写为狗血的家长里短。

“这些‘伪现实题材’作品来连基本的故事逻辑都不能自洽,只是采用主观臆测的小情小爱、嬉笑喧闹来博取眼球,缺少源自生活又高于生活的社会关怀,更遑论深入人民的鲜活观察和弘扬时代正能量的内涵深度。”在他看来,如果“伪现实题材”大行其道,不仅无法反映新时代蕴藏的实践、变革和进步,更伤害了专注现实主义创作的从业者的热情。

事实上,在去年的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中,身为全国人大代表的曹可凡就曾提出两个恳切建议:一是弘扬与传播传统文化;二是建立公正客观的文艺评价体系。

“在弘扬与传播传统文化方面,已经有了可喜的改观,集中涌现出一批专注中华文化溯源与传播的清流文化节目。但在建立公正客观的文艺评价体系层面,仍然存在所谓‘收视率造假’的问题,没有得到质的改变。”他坦言。

就解决方法而言,他提出了两个方向,一是改变电视台传统收视考核体系,“一味追求KPI,唯收视率,就难免有人钻空子,篡改数据污染样本。”二是把类似于酷云的即时收视指标纳入评价体系,“相对而言,即时的东西很难做假。”

谈文化综艺:五千年文化取一瓢饮,做起来都是不得了的事情

说起近年来文化综艺节目的发展,曹可凡欣慰表示,当下电视荧屏上确实少了许多“有意思、没意义”的娱乐真人秀,多了不少弘扬文化自信的好作品。

比如,专注传统文化溯源传播的《国家宝藏》、切中社会焦点的《急诊室故事》,为观众推介当代人喜爱美文的《阅读·阅美》,聚焦匠人精神的《非凡匠心》等。

在他看来,综艺节目发展的过程是大浪淘金、优胜劣汰的过程,“扎堆的话,大家都看那个最好的。归根到底,还是要有一个既定的追求与突破,不能盲目跟风。不是说你读信,我也读信,你讲故事,我也跟着讲故事,这就没什么意思了。”

“事实上,中华文化五千年积淀可以拿出来的东西太多了。五千年文化取一瓢饮,做起来都是不得了的事情。所以,我们的视野要更宽广,文化积淀也要更丰厚。”他指出,就电视节目而言,一个亟待解决的重要问题就是新时代优质选题尚待挖掘。

十九大报告在提纲挈领地阐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同时,也为文艺创作提供了大量具有现实意义、呼应时代精神的优质选题。

作为资深的节目主持人和制作人,曹可凡透露,在改革开放40周年的大主题下,《可凡倾听》也在坚持既有高端文化名人访谈节目的调性基础上,选取了当代最了不起的文化艺术大家和年轻的艺术工作者,通过专题访谈来勾串起一个时代,从艺术工作者本身发生的变化来聚焦文艺作品发生的变化以及40年来的改革巨变。

他以东方卫视播出的全国首档精准扶贫公益节目《我们在行动》为例。“在这档节目中,主持人、媒体人、演员共同发力、深入调查

专访曹可凡小鲜肉老戏骨都是虚无概念

,为贫困村、贫困户找出路,赋能造血,使之自力更生,达到良性循环。从节目的社会影响看,电视媒体在精准扶贫、乡村振兴战略、建设美丽中国等选题上,都是大有可为的。”

谈“演技回归”:过于概念化,好作品要从养眼变成养心

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刚刚过去的春节档,国内电影市场不仅创造了一个小小的奇迹,更让大家感受到了电影票房“第二春”的气息。

国家出版广电总局电影局公布数据显示,国内电影市场2月票房产出突破100亿元,共放映影片822万场,吸引2.59亿人次观影。

其中,春节档7天电影总票房达到57.23亿元,比2017年的34.28亿元增长66.94%,观影总人次约1.44亿,同比增长58.9%。

这不仅打破了中国内地2017年8月单月73.3亿的纪录,也打破了北美2011年7月全球单月票房88.16亿(折成人民币算)的最高纪录。

对此,曹可凡表示,从票房总量来看,中国电影市场确实往前迈出了一大步,不过,也要看到存在的问题,那就是,“真正能够打动人心的好电影还是太少了。”

电影票房数据本身而言,曹可凡认为,仍有一些问题需要解决。首当其冲,就在于票补问题,“数据的准确性是非常重要的。如果票补问题不解决,再高的数字其实也是注水的数字,不能真正反映电影市场。”

电影院看《无问西东》时,他注意到,不同于以往电影字幕名单还未出完,观众就陆续离场的情况,在电影结束后,现场几乎所有观众仍在座位上认真观看片尾彩蛋。

“当一个个历史上知名的西南联大教授、学者出现时,大家都报以热烈的掌声。那种感动是发自内心的。”在他看来,对于这部没有快节奏反转情节,甚至压了五六年才上映的电影来说,之所以能受到观众的喜爱,最关键就是朴实无华的、真诚的创作态度。

“所以说,好电影不怕压。真正的好电影,你的努力,你的诚意,大家是看得见的。如果为了噱头,去生编硬造,哪怕参演的明星再多,也站不住脚;哪怕再买票补,也补不回来观众的心。一部真正好的作品,都是从养眼变成养心的。”他恳切地说,养心的作品、节目,大家才喜欢看,“对于影视工作者来说,应当对自己有要求,一是对标国际,和最好的比;二是对标自己,下一部比上一部好一点,都是进步。”

说起近期热映的影片《唐人街探案2》,曹可凡说自己看了很感动,“在电影中,你能看到陈思诚作为导演的野心。从结构上说,和第一部完全不一样,它用一个喜剧的壳,包裹住了悬疑、动作、推理、惊悚等不同元素,结合得非常好。这就是在电影工作者在自我层面的进步。”

而对于所谓“演技回归”以及“小鲜肉”“老戏骨”的分类,他认为都太概念化,“是很虚无的标准。年轻人里有演得好的,比如《唐人街探案2》中的刘昊然,老演员里也有演得差强人意的,不可一概而论,最重要的要看作品。”

在他看来,作为歌手的王力宏和陈楚生在《无问西东》中都对角色有着出色的表现和演绎。“我不认同要给年轻人一个固定的概念形象。就艺术而言,标准只有一个,那就是,好与坏。”

新时代,新思想,新目标,新征程。作为从业31年的主持人,曹可凡说,自己仍在学习和探索,同时也相信,作为主流媒体,未来电视媒体将通过这些呼应新时代、展现新风貌的好作品,以观众喜闻乐见的方式,持续发挥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和公信力,为人民服务,繁荣社会主义文化。

(何佳子,“广电独家”,正在饶有兴趣地探寻影视文化圈的秘密法则。)

相关Tags:

产后感染有什么危害
小孩一直咳嗽不停怎么办
连花清瘟为什么成为中药抗流感“网红”药?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